• <small id='0jss1p53'></small><noframes id='bd81rhcs'>

      <tbody id='b71f8txv'></tbody>
  • 散文
    解放自我的钥匙永远只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时间:2020-09-17浏览次数:
    这是一个资本炒作的时代,资讯让我们的视觉和听觉忙过不停。这么多的信息,只能有选择的看看,有的看完一笑就过去了,有的仔细回味还是琢磨不透。 前段时间的“罗一笑”尽管没有如他爸爸期望的那样站住,网友的心情也跟着他爸爸的文章起起伏伏: 开始在善良的驱使下,转发不假思索父亲的散文诗歌曲,罗尔“三套房”以及份子钱的曝光,让善良的同情心遭遇恨与爱的纠缠,在痛斥他欺骗社会公德的前提下,对罗一笑的离开依然充满不舍。 不管热点多么无聊父亲的散文诗歌曲,累了也罢,抱怨也罢。就是没人愿意承认,自己就像那人偶,始终被某种热点左右着空闲的时间。 法国大仲马说:“一种思想,表面看来似乎不值一提,但其危害却非常之大。他可以今天匍匐于你的脚下,明天就会左右你的一切。” 在资本炒作的洪流中,我们的意识被人性所左右。资本的信息正是利用了我们人性的弱点,时不时的掌控着我们的思想,思想又反哺着我们的意识。摇摆的人性,在无孔不入的资本信息中,处处被动。 从众,满足的也许是人类融入“群体”的群居欲望,从而免于被孤立的恐惧。在群体中,希望得到肯定,希望不会犯错,希望别人有的我也能有,希望自己永远明确对的方向。 著名的阿希实验就是研究人们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他人的影响,而违心地进行明显错误的判断。 阿希请大学生们自愿做他的被试,告诉他们这个实验的目的是研究人的视觉情况的。当某个来参加实验的大学生走进实验室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有5个人先坐在那里了,他只能坐在第6个位置上。事实上他不知道,其他5个人是跟阿希串通好了的假被试(即所谓的”托儿”)。 - 阿希要大家做一个非常容易的判断—比较线段的长度。他拿出一张画有一条竖线的卡片,然后让大家比较这条线和另一张卡片上的3条线中的哪一条线等长。判断共进行了18次。事实上这些线条的长短差异很明显,正常人是很容易作出正确判断的。 然而,在两次正常判断之后,5个假被试故意异口同声地说出一个错误答案。于是许多真被试开始迷惑了,他是坚定地相信自己的眼力呢,还是说出一个和其他人一样、但自己心里认为不正确的答案呢?   结果当然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程度的从众倾向,但从总体结果看,平均有33%的人判断是从众的,有76%的人至少做了一次从众的判断。 一种事物的流行并不一定以人们的主观需要为基础,从众心理足够作为那只强大的幕后推手。很多时候我们被不必要的行动所驱使,甚至在其中尝到苦头,都只因为最初那“跟大家一样”的念头。前些年的钙片,漫天的广告,各种各样的营销,小到咿呀学语孩童,老到没有牙齿老人,似乎中国人从某天起作文,突然全民族都缺钙了,当钙片供大于求,当权威媒体出来辟谣,某一夜之间,全民族都不缺钙了。 无论是杂志中不断进化的“时尚潮流”,还是社交软件上逢热点必出现的“意见领袖”,其所传达的内容都需要一个感染、模仿从而大众化的过程。这是“流行”的必然,也是人性不坚定特质的明显投射。 人性的弱点恐怕人人都有。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曾被从众所控制,被恐惧、懒惰、善良所支配。 “美”是女人最大的追求。胖人身上的肉也许是心头的永远的痛,大多数人都期盼着,在所谓的高科技背景下父亲的散文诗歌曲,有钱就能让自己美成“活体黄金分割”。 资本正是利用这种期待玩弄你于股掌 在黄岛晓锦源的工作的一个妇女,嫌弃自己丰满的身体却盲目相信所谓高科技。某次看到减肥产品的电视广告声称不用锻炼就能瘦,于是她花500元买了一个疗程的减肥产品,毫无效果。 在“骗子老师”布局下,她又杂七零八的买了8多的万元产品,奇迹依然没有发生。不料,无良商家泄露了她的个人信息,遭遇了连环诈骗,损失95万元后,才知道被骗。 每个“惊艳”的营销细节背后,都藏着一个诱惑“上帝”的心理学家。被恐惧吓破了胆,被利益冲昏了头,被懒惰惯坏了身,猪一样的价值观,往往让人忘了解放自我的钥匙永远只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父亲写的散文诗 父亲的散文诗歌曲 散文两篇 记叙性散文范文
      <tbody id='z2r7wgca'></tbody>
  • <small id='l2j674bn'></small><noframes id='oad2wbwt'>

    下一篇:猴年回眸
      <tbody id='5n37ayqh'></tbody>

    <small id='xn39zp6p'></small><noframes id='wvdvjt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