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r2akxsoc'></tbody>

    <small id='onmfprzr'></small><noframes id='kb3lugku'>

  • 故事
    夜上海(一)
    时间:2020-10-09浏览次数:
    钱龙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非常的疲乏,头还有点昏沉沉的。 他坐起身,懒懒地看了看身边依然沈睡的女人,年轻姣好的容貌,曲线玲珑、白嫩光滑的身体一丝不挂的展放在眼前,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 昨的事情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 他起身也是一丝不挂地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天已经蒙蒙亮了,窗外的景色是那样和熟悉。 不远处杨浦大桥的灯光明亮的闪动着,天上的星辰还在闪烁。 远处望去,东方明珠和金贸大厦昏昏的灯火是那样的诱人和美丽。 上海的夜色是带着一种女人的妩媚和精致的美,初来上海的人很难不被这里的夜色所迷醉。 此时钱龙突然感到上海的夜还透着一股淫荡。 向下看,街灯已经不如夜里那么明亮,街上已经有了稀稀拉拉的人,或走或停。 有早起晨练的,有送货的,有做早点的,有跑车的。 一时间,钱龙觉得人活得好辛苦,就像他自己,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着,有时还要加班到深夜。 赚得的那点工资要分几份,房租活费、交通费、购房预备款,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娱乐开销,每个月算下来所剩无几。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象似扫描一般观察了一下这昨睡了一夜的屋子。 屋里还有一股男人和女人体液融合在一起的味道在浓浓的散发。 右手窗边是一张计算机桌,显示屏是液晶的。 床的正对面有一个独桌,桌上面安放了一台29英寸的电视,中间有一台DVD,电视旁边的花瓶里插放着一些玫瑰鲜花。 自己对面是整体式壁橱,他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床上这个女人的衣服,而且很多。 床边的地上是他们昨夜做爱时踢下来的被子和几个毛茸茸的大玩具。 床头的墙上挂着一幅结婚照,光线太暗,看得不是很清楚。 虽然钱龙很想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老公长得什么样子。 自己和这个女人竟然在她和老公的结婚照的注视下做了好几次,想到这里,钱龙心里不由得嘿嘿的暗笑。 他伸了一个懒腰走出卧室,间走去。 水温温得从头顶滑下,流淌过自己修长而结实的身体,就像有一双女人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从头到脚,垂在两腿之间的男根在水的作用下又有了一些冲动的感觉。 水也让钱龙一下子完全清醒了。 昨夜的事情一下子全记了起来。 钱龙来上海已经三年了,换了三家公司。 现在的公司做了还不到一年,部门的几个同事大都是外地来上海闯荡的或者在上海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到别的地方工作应聘来的。 平时下班后一帮人几乎没有自己做饭的,就相约在一起,有时还喝点酒,偶尔到KTV唱一次。 昨天下班后本来几个同事约他一起吃饭,恰好手里有些工作还没有处理完,等工作完成后一个人在路边店里随便吃了点。 看看时间才七点半,回到租的房子除了上网并没有其它事情可做,正好路过夜上海酒吧,于是就进去了。 夜上海酒吧地处闹市,每天车水马龙,人头攒意非常好。 钱龙以前和几个同事来过几次,这里清淡的音乐风格仿佛是繁华闹市中的桃花源。 他在吧台点了三瓶Tiger啤酒,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的桌旁。 台上那个女歌手伴随着音乐轻扭着身体,眼光迷离,朱唇轻启: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听着音乐和曼妙的歌声,钱龙感到非常的放松,闭上眼睛跟着台上的歌声轻轻的哼着。 每天工作的压力,无聊的网聊已经让他有一些厌倦。 大哥,打扰了,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钱龙微微的睁开眼,一个长得很漂亮打扮得有些妖艳的男孩斜靠着桌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大哥,打扰了,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男孩重复着细细的嗲嗲的呻吟一般的语气让钱龙浑身不舒服。 他冷冷地斜眼看了看男孩:不好意思女娲补天的故事,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 大哥,一个人多无聊啊,我们聊聊天不是也挺好吗?”男孩用腿轻轻地碰碰钱龙的腿,继续用他细细的嗲嗲的呻吟一般的语气说着。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钱龙压着内心的厌恶。 是的,他对眼前的这个男孩感到厌恶,心里有股无名之火。 呵呵”,男孩轻浮的笑声传了出来:大哥,聊一聊不就认识了吗?” 男孩的笑声让钱龙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男孩胸部的衣服,对着他的耳朵低声地说道: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离我远一点,再赖在这里小心老子一拳砸扁了你!” 你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对人家凶巴巴的。 ”男孩起身离去嘴里还在嘀咕着,随即又笑了起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够Men!” 钱龙看着男孩离去的背影,恨恨地在心里骂了句娘,端起酒杯一口灌了下去。 台上的歌声重新吸引了钱龙的注意,一个男歌手在深情的演绎那首《人鬼情未了》,这是钱龙非常喜欢的一首英文歌曲。 钱龙的初恋就是伴随着这首歌开始,然后结束。 每次听到这首歌,他都会想起初恋时的那个女孩,虽然她现在已经为人妻,做了一个孩子的母亲,但是钱龙的心底里还是不能忘记她,以及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有美好留下的更多的是痛苦的时光。 歌曲结束的时候,钱龙的心里浮起一丝淡淡的忧伤。 这是烦嚣与喧闹背后寂寞与孤独的忧伤。 他深深地呷了一口酒,这已经是第二瓶了。 平时钱龙并不怎么喝酒,但是酒量还是可以,但是今天两瓶酒喝下去,他微微的感到已经有了一丝酒意。 眼角的余光告诉他有一个女人四处张望着缓慢向他这里走来。 他抬起头,女人已经走到了他的桌旁:,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如果我也不算人的话。 ” 女人一下子被逗笑了: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可以。 ” 钱龙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女人二十三四的年纪,整齐的长发垂于后背,气质淡雅,几乎没有化妆,看起来已经是非常的漂亮了。 举手投足都显示着她的优雅和清新。 上身穿着一件紫色带有流苏的网格时装,下身配了一条石磨兰弹性牛仔裤,整个身条修长而婀娜。 女人恬静的坐下,过来礼貌的为她点酒后就走开了。 也是一个人吗?”钱龙礼貌的和那个女人招呼道。 是” 用托盘端了一瓶Tiger啤酒以及一个酒杯,打开后斟满酒杯就离开了。 钱龙与那个女人又继续聊了起来,聊得非常投机。 也许是繁华都市的寂寞到熟悉只需要一个瞬间。 又要了几瓶啤酒之后,钱龙与那个女人都有了一些醉意。 他们一起从酒吧出来,女人要求钱龙送她回家,钱龙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一起回到女人的家里,然后亲吻,然后做爱,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那么自然。 酒精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一个人忘记世俗的繁琐和伦理,忘记压在身上的包袱。 让一个个平时衣冠楚楚的人变回到最初的动物的原始状态。 钱龙转身看了看洗浴架上,洗发水是海飞丝,沐浴露是DOVE,正是自己平时用的牌子。 吉列剃须刀、剃须泡沫,古龙香水,还有欧莱雅的化妆品。 这就是别人说的419吗?”到现在为止钱龙还不知道女人的名字,他们并没有互相告知。 然而洗浴过后钱龙就会轻轻的离去。 钱龙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他没有玩过419,做爱时连套都没有带,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准备。 精液每一次都深深的射入了女人的体内。 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堕落了。 他仔细地洗着自己的根部,似乎那里粘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虽然已经被搓揉的又大又硬,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你还没有洗完吗”女人在不知不觉间站到间的门口,她的身上套着一件粉色铺着暗花的宽松的睡衣。 钱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作文,愣了一下,没有回应。 知道吗?你的身材很棒!是我见过的男人里面最棒的。 ”女人走到钱龙的身边,她的眼睛从头打量到脚,最后落在了钱龙的双腿之间,你的功夫也很棒!” 你叫什么?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那?”女人的手已经摸在了钱龙的腰上,向着钱龙的臀部划去。 克鲁斯” 克鲁斯?……”女人紧紧地抱住钱龙的腰部,将头贴在钱龙的胸前,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水顺着钱龙的胸流淌到女人的长发、睡衣,一直到脚,绵绵不绝。 钱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人的问题,他抬起女人的面颊深深地吻了下去。 此刻他还没有想过是否与女人继续保持这种关系,他们彼此互不了解,连对方的姓名也不知道。 此刻,他们纯粹是男欢女爱,彼此需要,也许是精神上的,但更多理上的需要和欲望。 钱龙轻轻地褪去女人的睡衣,姣好的身体白嫩光滑的肌肤紧紧地贴在钱龙的身上,他们又一次结合在一起,天地都已经不存在了,此刻存在的只有彼此的激情、欲望和需要。 淋浴的水流洋洋洒洒的画过他们的身体,这是他们都不曾有过的经历。 他们融为一体。 激情过后,女人瘫软在钱龙的臂膀里,他们不停地喘着。 休息片刻,钱龙用毛巾擦干了两人的身体,用一条浴巾把女人包起来抱紧回到了卧室,像抱着一件精美而名贵的瓷器一样轻轻地放到床上。 他穿好衣服,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他回头看看躺在床上的女人,女人的眼神有些迷离和伤感的正看着他: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克鲁斯?” 不知道”,钱龙也有些恋恋不舍,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让他如此激情的女人。 他抬起头,又看到了女人床头的结婚照片,那是一张放大的照片,应该是600*800mm的,女人照得非常美,一脸的陶醉。 她的男人长得还算是英俊,阳光的脸庞,幸福的笑容足可以照亮八万人体育场。 钱龙总觉得那个男人是那么熟悉,突然,钱龙一下子懵了,他的头一阵晕眩,眼前发黑。 怎么是他?天啊,怎么会这么巧?这个一夜激情的女人,这个让自己无限销魂的女人恋恋不舍的女人怎么会是他的女人?王丙翔,以前公司里和自己铁的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兄弟——王丙翔,我竟然动了自己兄弟的女人?他真想狠狠地打自己几巴掌。 你怎么了?”女人被钱龙六神无主的样子吓到了,你怎么了?没有事吧?” 没事,我走了。 ”钱龙停顿了一下女娲补天的故事,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说完就匆匆忙忙地离开女人的家女娲补天的故事,自己兄弟的家。
    中国四大民间故事 儿童短故事 名人的故事 女娲补天的故事
  • <small id='b5fccp61'></small><noframes id='4zt5y299'>

      <tbody id='3mkies7k'></tbody>
  • <small id='05oyyn49'></small><noframes id='4czvtyci'>

      <tbody id='vvdbg2a6'></tbody>